纪律严明人民军队从胜利走向胜利

2021-09-25 18:32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人民军队党缔造,自诞生之日起就将党的纪律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一路红旗漫卷,在广袤辽阔的中华大地站稳了脚跟、战胜了强敌,打出了一个红彤彤的新中国。

  在热火朝天的建设年代、在波澜壮阔的改革时期,一代又一代革命军人,始终擦亮纪律严明的鲜亮底色,用铁的纪律锻造威武文明胜利之师,坚定捍卫着国家主权、保卫着人民政权、护卫着和平发展。

  奋进新时代,面对复杂环境和斗争考验,人民军队在党中央、和习主席坚强领导下,用铁的纪律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从严治军,一刻不停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重振政治纲纪、重树作风形象,向着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阔步前进。

  党中央、和习主席一声令下,2016年1月16日零时,原七大军区撤销番号。那个夜晚,无论是高级将领还是普通官兵,无论是面对个人的进退走留还是单位的撤并降改,军区部队官兵“一声号令风雷动”,坚毅挥别光荣历史,昂首踏上崭新征程。

  1973年12月,党中央决定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八大军区司令员“随员不超10人,时间不超过10天”,雷厉风行完成了交替接任工作。

  跨越时空,类似这样的考验不胜枚举,人民军队总能交出优异的答卷,展现出坚决听党指挥的高度政治自觉。

  听令景从源自绝对忠诚。人民军队是党缔造和领导的,同志指出: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习主席强调: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的军魂和命根子,永远不能变,永远不能丢。对党忠诚、听党指挥,熔铸于一代代革命军人的血脉灵魂,是人民军队与生俱来的红色基因。

  听党指挥,既靠思想上的信仰、信赖和热爱,也要靠纪律上的锤炼、约束和保证。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是党的全部纪律的基础,人民军队只有严守纪律规矩,才能永远不变质不变色不变味。时光的指针向着历史深处拨动,我军自建军之日起,就始终坚持把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融入军魂。

  八一南昌起义,起义部队明确规定“党的作用高于一切”,设立了党的前敌委员会,在军、师、团设立党的组织,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由此发端。起义军南下遭遇失败,朱德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我是员,我有责任把革命种子保留下来”,组织部队开展了“赣南三整”,加强了党在基层的工作,起义军面貌一新。

  1927年10月,三湾改编不到20天,同志在水口主持了我军历史上首次连队建党活动。他领着第一批发展的6名战士党员庄严宣誓:“牺牲个人,努力革命,阶级斗争,服从组织,严守秘密,永不叛党”。在血火考验的革命征途中,这6名新党员严守党的纪律,3人光荣牺牲,无一人背叛革命。

  1929年冬,纷飞风雪中,面对红军中种种问题和矛盾,我们党在古田确立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原则,并首次以党的决议的形式申明了严格执行纪律的重要性,指出要“严格地执行纪律,废止对纪律的敷衍现象”。

  从同志在江西茨坪“雷打石”上郑重宣布“三大纪律”,到1947年10月10日发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关于重新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训令》,人民军队的“第一军规”不论怎样丰富发展,第一条都始终要求“一切行动听指挥”,用纪律坚决维护贯彻党指挥枪的根本原则。

  1929年底,福建连城新泉,红四军全军集中开展军政训练,用一场全员参加的思想政治运动,扫除军队中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强化了党的领导,成为人民军队政治整训制度化、规范化的首创,也深深影响着之后的“政治整军”“新式整军”等运动。每到关键时刻,人民军队总能通过一次次政治整训,不断扫除思想尘埃,淬炼忠诚品格。

  鸣镝声声催征,风展军旗如画。历史从一个个“第一”和探索中开启,军魂在一次次血火考验中锻造:长征路上,张国焘想另立山头,最后成了“孤家寡人”,逃跑时连警卫员都不跟他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战场,“嘀嗒、嘀嗒”的电台声就是党中央的声音,全党全军都无条件执行;和平建设时期,在资产阶级糖衣炮弹和各种错误思潮、腐朽文化冲击下,在历次重大政治考验中,全军官兵始终坚定不移站在党的旗帜下……90多年的辉煌征程中,千千万万革命将士把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融入血脉,内化为红色基因,外化为自觉行动,矢志不渝听党话、跟党走,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人民军队忠于党的精神丰碑。

  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风云变幻的国内外环境,习主席强调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人民军队的建军之本、强军之魂,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指示,通过一系列体制设计和制度安排,使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始终坚如磐石。党的十九大将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上升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把贯彻习强军思想、中央军事委员会实行主席负责制写进党章,这既是历史经验的理性升华,又是面向新征程的时代要求。

  三军受号令,千里肃雷霆。从召开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掀开新时代整风整训的崭新一页,到召开党的建设会议部署推动全面加强新时代我军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工作;从严肃查处、、房峰辉、张阳案件,到全面彻底肃清郭徐房张流毒影响……这些年,习主席引领人民军队强力推进正风肃纪,及时清除军队存在的严重隐患,有效解决弱化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突出问题。全军官兵不断增强“四个意识”、 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人民军队在浴火重生中向着强军兴军的宏伟目标坚定前行。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临危受命,率领科研团队冒着生命危险冲锋在抗击疫情第一线。如山军令前,陈薇誓言:“除了胜利,别无选择。”经过夜以继日攻关,他们研制的新冠肺炎疫苗在世界上首个进入临床试验。

  1935年5月,在前有大渡河天险、后有重重追兵的危急时刻,红四团收到了这道简短却又无比艰巨的作战命令。红四团官兵以“要桥不要命”的精神,昼夜兼行120公里,最终创造了22名勇士飞夺泸定桥的军事奇迹。

  “最快速度”“最高速度”,这是90多年来人民军队除了胜利一无所求,为了胜利一无所惜的生动写照,也是对坚决听从指挥、坚决服从军令的始终坚守。

  军队是最讲纪律的,纪律严明是战斗力的重要源泉。回首光辉战史,人民军队永远不变的使命和价值在于赢得每一场战斗,而每一场胜利的背后都离不开严明的纪律。

  古往今来,军令归一才能三军一心、克敌制胜;令出多门必定指挥混乱、难逃败局。新中国刚刚成立,面对国内外复杂严峻的形势,党中央顶住压力、凝聚共识,作出了抗美援朝的决定,百万志愿军将士当即统一意志,奔赴朝鲜战场。战争中,同志亲自制定“战争准备长期、尽量争取短期”总的指导方针,亲自决策进行重大战役,亲自提出“零敲牛皮糖”等作战方针,对战争实施了坚强有力的领导与指挥,通过这场“立国之战”打出了国威军威和民族尊严。一次次的胜利,都反复验证着“军队要有统一的领导和纪律,才能战胜敌人”的铁律。

  从1930年中共中央发出通告,明确“一切指挥权完全统一于”;到解放战争期间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建立报告制度》的党内指示,有力统一意志、统一行动;再到党的十八大后,出台《关于全面深入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的意见》,建立请示报告、督促检查、信息服务等工作机制,有力确保军委主席负责制在全军的坚决贯彻落实……我们党始终以铁的纪律保证军队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统御于军队统帅。

  四渡赤水,同志“平生最得意之作”,是运动战的典范。面对敌40万大军的围追堵截,红军能转战千里、突出重围,既靠出神入化的指挥,也离不开严肃的军纪。军情瞬息万变,红军在崇山峻岭间迂回转移,从上到下军令畅通,战士行军中走丢了也会千方百计归队。个别人埋怨部队尽走“弓背路”“老打圈圈不打仗”,对此,党中央在会理召开会议,重申了纪律,香港九龙冰心高手对错误思想进行了严肃批判。正是用铁的纪律捍卫着“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般的“统一行动听指挥”,才有了之后红五军团第37团官兵,刚冒死翻过夹金山,又毫不犹豫返回执行任务,创下“十天三过雪山”壮举;才有了解放战争中,200多万军队在大半个中国南征北战,服从大局、相互协同、千军万马“一盘棋”……

  同志指出,如果没有铁的纪律,就不可能使自己组成集中的、具有坚强战斗力的有机整体。正是有了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和指挥,有了严密的组织体系和严明的纪律要求,人民军队才能始终保持政令军令畅通,指挥运转高效,高度团结统一。

  有人说,长征的胜利是红军铁的纪律的胜利。这纪律包裹在马蹄上——红二、六军团进入乌蒙山区后被重兵包围,危急关头,部队下令隐蔽行军突围,1万多名红军官兵严守不点火把、马蹄裹布的行军纪律,最终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敌军缝隙中钻了出去;这纪律融入在哨声中——抢渡金沙江,红军专门制定了过江纪律,即使军团长、师长也得按次序听哨音上船,确保了万人过江急而不乱;这纪律深藏在粮袋里——过草地时,粮食奇缺,有的部队规定每个人身上带的粮食统一支配,没有命令谁也不许吃,不少红军将士就是饿得昏倒了,也不吃自己粮袋里一粒粮……一个个视军令高于生命、守军纪绝不含糊的钢铁军人,铺就了长征的胜利之路。

  法纪严明才能令行禁止。从1930年我军颁布第一部《中国工农红军纪律条令(草案)》,到已经历经17次修改的最新一部《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试行)》;从八一南昌起义,全体将士严格执行保密纪律,“没有走漏一点风声”,到抗美援朝战场上严守作战纪律,在烈火中永生的邱少云、在长津湖冰雪中不朽的“冰雕连”……可以说,人民军队的胜战史,就是一部始终严守纪律的历史,历经岁月洗礼,令行禁止、执纪如铁已经成为人民军队的鲜亮标识。

  战争不仅是物质的较量,更是精神的比拼。上甘岭战役,黄继光立下坚决拿下阵地的军令状,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舍身扑向敌人疯狂扫射的机枪口,那一跃定格成人民军队永恒的精神雕塑;时隔56年,汶川抗震救灾中,“黄继光英雄连”所在部队15名空降兵勇士,肩负打通震中与外界联系的千钧重任,在海拔近5000米高空殊死一跃,“盲降”震中。跨越时空的“舍身之跃”,是人民军队渗入骨髓的“革命加拼命”“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的生动写照,而一脉相承的血性胆气背后,则是对胜利不变的信念,对军令坚定的捍卫。

  习主席强调,人民军队必须用铁的纪律凝聚铁的意志、锤炼铁的作风、锻造铁的队伍。这种纪律,是建立在高度的政治自觉基础上的,一代代革命军人始终牢记“为谁扛枪、为谁打仗”,由此内生出强大的制胜勇气、坚定的纪律自觉。一代代革命军人用生命践行使命、捍卫纪律,在一次次浴血奋战中,展现出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塑造并传承着逢敌亮剑、敢于胜利的不朽精神。

  90多年来,人民军队的胜利征程表明,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战争年代,人民军队打胜仗靠纪律;新时代,应对现实战争威胁和各种风险挑战,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同样离不开严明的纪律作保证。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和牢牢把握人民军队战斗队的根本职能,坚持军事斗争准备龙头地位不动摇,作出以整风精神纠治备战打仗中顽症痼疾的决策部署,以打仗的姿态向和平积弊开刀。全军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归正工作重心,把纪检监察工作融入战斗力建设全领域全方位全链路,督导部队牢固立起备战打仗的指挥棒,有力推动备战打仗主责主业强力回归,部队实战化练兵热潮激荡奔涌,官兵胜战追求、血性胆气极大焕发,能打仗、打胜仗成为响彻军营的时代最强音。

  1975年1月,同志在题为《军队要整顿》的重要讲话中,意味深长地指出“军队要像军队的样子”。

  习主席指出,总结我军历史和现实需要,“军队的样子”就是要坚决听党指挥,要能打仗、打胜仗,要保持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

  作风优良才能塑造英雄部队,作风松散可以搞垮常胜之师。90多年来,人民军队用铁的纪律锤炼出铁的作风,树立了独一无二的好样子。

  入城这一幕,让上海人民惊叹。1949年5月,人民解放军进驻上海。气象学家竺可桢在日记中写道:下午3点起微雨,子夜大风……守门之站岗者倦则卧地,亦绝不扰人。原来,在解放军制订的《入城守则》中,严令“不入民宅”,陈毅强调“天王老子也不行”。看到雨中躺在街边的这支军队,民族资本家荣毅仁果断放弃迁往香港的决定,他感慨:再也回不来了。

  出城这一幕,让武汉人民动容。2020年4月,一条路人拍摄的视频刷屏网络:不需,谢绝夹道欢送,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胜利完成任务后悄然撤离。勇敢地来,悄悄地去,这让无数网友动情留言:“热干面能吃了,最可爱的人却告别了!”在执行任务期间,医疗队制订并严格执行“群众纪律‘十一条’”,展现了人民子弟兵忠于人民、守纪如铁的政治品格。

  历史无言,大江存证。我军自创立之日起,就一直深深扎根人民之中,恪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始终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翻开不同历史时期的“第一军规”,从“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从“不拿群众一个红薯”到“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论内容如何丰富、表述如何发展,始终有一半以上内容是关于群众纪律的。1947年,同志在修改《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关于重新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训令》时,特意把初稿中第三项“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提前到第二项,群众纪律的分量可见一斑。

  长征中,红军高唱《红军纪律歌》,一路转战,一路“坚决地与脱离群众、破坏纪律的现象斗争”,先后发布《关于进入城市执行政策的规定》《责令三军团严整纪律的指示》等一系列军纪军令,有力维护了群众纪律。解放战争中,不论行军战斗到哪儿,解放军离开老百姓家都自觉做到“水缸不满不走、院子不净不走、借东西不还不走、损坏东西不赔不走、群众纪律不检查不走”。新时代,人民军队先后出台《军队群众工作规定》《关于严格军地交往有关纪律规定的通知》等法规,对群众纪律的内容要求作出新的明确规范,大力纠治损害军民关系、侵害群众利益等违反群众纪律的行为,赓续着“爱我人民爱我军”优良传统……时代在变,人民子弟兵与人民群众的鱼水深情没有变。

  “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一件老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一个亲骨肉送去上战场”。这首战争年代广为传唱的民谣,就是军民团结如一人的生动体现。人民军队只有牢记宗旨本色,严守群众纪律,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做人民子弟兵,才能民心所向、民意所归、民力所聚,始终无往而不胜、无敌于天下。

  官兵深情,雪山为证:在长征翻越哈巴雪山时,贺龙发现一名战士晕倒在雪地里,他马上解开自己的棉衣,把战士搂进怀里,并抓起一把雪融化后喂给战士,一口雪水滋养一颗兵心;时隔数十载,在喀喇昆仑雪山上,战士贺国斌在巡逻途中双脚冻得失去知觉,鞋子掉了也浑然不知,连长张祥林赶忙将他的脚抱在怀中焐热,保住了他的一双脚,也温暖了战士的心。

  从“融雪喂水”到“抱怀焐脚”,这是“官兵一致同甘苦”的生动传承。同志指出,在军队的内部,必须建立正确的官兵关系。我军作为新型人民军队,从建军伊始就坚决破除一切旧军队遗留的军阀作风,把官兵一致上升为建军治军的一个重要原则。

  三湾改编,红军在团、营、连各级建立士兵委员会,规定官长不许打骂士兵;1929年,《古田会议决议》进一步明确,“官兵之间只有职务的分别,没有阶级的分别,官长不是剥削阶级,士兵不是被剥削阶级”;1937年,同志概括提出了我军政治工作三大原则,官兵一致原则是第一条……正是从政治上确立了“官兵一致”这一处理内部关系的准则,人民军队构建形成了区别于一切剥削阶级军队的新型官兵关系。

  “欲谋胜敌,先谋人和”。革命战争时期,通过新式整军,广泛进行纪律教育、政策教育,农民、旧军人、俘虏兵得到改造很快成为英勇的革命战士。《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历经多次修订,始终明令禁止侮辱、打骂、体罚或者变相体罚部属。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反复强调要大力发扬官兵一致优良传统,军委印发《关于加强军队基层风气建设的意见》,全军军级以上单位纪检监察机关持续深化拓展基层风气监察联系点工作,旅团以下部队扎实开展“弘扬优良传统、整顿作风纪律”学习教育活动……90多年来,人民军队始终以严格的纪律维护着尊干爱兵、官兵一致的原则,保证了我军内部的高度集中统一,凝聚成拖不垮、打不烂的钢铁集体。

  “南京路上好八连”,人民军队一张拒腐防变的鲜亮名片。1949年,上海解放,八连进驻南京路。当时有人预言,南京路就是一个“大染缸”,不出3个月,叫他们“红着进来、黑着出去”。八连官兵牢记人民军队性质宗旨本色,身居闹市,一尘不染,被誉为“霓虹灯下的哨兵”。

  人民军队是信仰集合体,不是利益集合体。干革命与“发洋财”从来都是格格不入的,选择加入革命的队伍,就是选择一生的清廉自律、干净自守,这是无数革命军人用实际行动作出的响亮回答。“红色管家”郑义斋,管着红四方面军十多万人的军需被装,从未想过为自己添件新衣服。“金身将军”王政柱,抗战期间从太行山区送黄金去延安,他把黄金绑在身上,全程身不离金、金不离身,突破层层封锁,一文不少交给了党中央。

  清廉自守离不开严格的纪律约束。抗日战争时期,肖玉璧因贪污被判处死刑,宣示了“在廉洁政治的地面上,不容许有一个肖玉璧式的莠草生长”。习主席深刻指出,军队是拿枪杆子的,军中绝不能有腐败分子藏身之地。军队越反腐越坚强、越纯洁越有战斗力。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军队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坚决把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

  铁腕正风反腐,迎来浴火重生。近年来,军队中一批腐败分子受到严惩,各种不正之风无处遁形,各种贪赃枉法、贪污腐败、贪占便宜的行为受到严肃查纠,越管越严、越勒越紧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军队反腐败斗争不仅取得了压倒性胜利,也巩固发展了政治上、正气上、人心上的压倒性态势,军心士气极大提振,干事创业热情充分激发。

  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阔步行进在新的赶考路上,人民军队必须坚决贯彻落实习主席关于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从严治军的重要决策指示,把严的主基调长期坚持下去,做到态度不能变、决心不能减、尺度不能松,以系统施治、标本兼治的理念正风肃纪反腐,努力在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上取得更多制度性成果和更大治理成效,为在新起点上开创强军事业新局面提供坚强纪律保证。

  • 最热文章